第一次,物业给业主送锦旗

日期:2020.07.28

分享:

你在我心

中是最美

人们通常会说大爱无言,的确,在母亲的心里也许是不愿表达,更甚是爱的深沉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对她,我平日里都是叫妈妈,母亲是我心里的称呼。她哺育婴儿时的我,养育童年时的我,教育青年时的我……

   A   

如果非得用一种“非人类”来抽象的形容那份伟大的爱,我会选择槐花,为什么?也许它没有玫瑰花的艳丽,没有牡丹的高贵,但它充满我对妈妈的记忆。每当家乡槐花盛开的时候,我总会闻到独特的芳香,它平日可见却不令人疲劳,总会给我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。

   B   

家门前有一棵槐树,是我出生那年,母亲栽上的,后来也时不时拿我的身高跟这棵树比较。儿时的夏天,蝉声鸣鸣,树上浓绿的叶子渲染着童年的活力,闷热的空气中却总是会有一股清凉,那时的自己,喜欢跟小朋友,在树下阴凉地、房屋墙影下玩耍,槐花的香气充满儿时的记忆。小孩子嘛,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劲,玩耍起来就不知疲倦,夸张一点,可以嗨三天三夜不停歇。

   C   

某天,我在玩伴的家中玩耍,母亲当时说回家做点槐花糕,过会儿来接我,刚开始我跟伙伴一起在玩小木偶,过了一会儿,忘记是谁提出的好点子,我们就偷溜去田地里挖野菜,跑到场地,开挖,当时并不认识挖的什么菜,现在想想也许是苦菜、荠菜等等,小孩子嘛,纯属玩,并不是所谓的劳动,没有疲倦反倒“乐”乎所以,于是我们忘记了时间去了哪。

中午,田野里劳作的人都回家吃饭了,一望无际的田地里只留下我跟小伙伴在专心的‘劳作’。突然,渐渐传来的一声声熟悉的喊叫打破了我们的专注,多年后,我依旧清晰的记得那个憔悴的背影……她越走越近,没错,就是我那大嗓门,如河东狮吼般的母亲,不记得当时她是哪副模样,惶恐?责备?宠爱?随后意料中的一批痛训,握着显得更为稚嫩的一双小手回到了家……那是我从母亲眼中第一次看见泪花,年幼的我吓哭了。回家后,她急忙拿出刚做好的槐花糕,不记得当时吃了几个,只记得好多,好香。

那年夏天,母亲仍旧做着我最喜欢的槐花糕。有些人变得是年龄,不变的是心态,母亲是其中一个。

一纸文字,太不足以……

故事好多,爱难以用文字来表达,我也想说一句‘你在我心中是最美’,包涵所有……

↓↓↓
文字 / 网络(侵删)
配图 / pexels(可商用)
帖纸素材 / 秀米 & fotor授权 (可商用)
封面 / pexels(可商用)

I do not know where to go,
but I have been on the road.
我不知道将去何方,但我已在路上
&(大童小易)

返回列表